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 短期限美债滑向负收益风险激增-穿山甲


  原标题:美债涨势还没完,数万亿资金即将涌入!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短期限美债滑向负收益风险激增

  周五(3月6日)美债收益率继续大幅走低,因公共卫生事件的担忧情绪叠加美联储的降息预期继续使得避险资金涌入债市。

  分析人士警告称,尽管美债收益率大幅走低,但是仍有两大因素可能推动资金继续流入债市。一方面是悲观的经济预测即将陆续出炉,另一方面美国银行业仍持有数万亿的资金可能会在缺乏投资机会情况下涌入债市,这都将继续推低美债收益率。

  目前市场正在关注的是美债是否会加入全球14万亿负收益资产的行列。部分分析师认为,由于短期债券对于美联储降息预期特别敏感,因此2年、3年和5年美债收益率将很快转为负值。但也有机构认为,除非美国经济明显停滞,否则美债不可能重走日欧债券的老路。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市场需继续关注美国经济数据和美联储的政策走向。

  过去一周美债价格出现罕见大涨,后续或仍有上行空间

  过去一周美国公债价格大涨,促使收益率降至纪录低位,随着公共卫生事件导致分析师调降对经济增长的预估,且美联储预计将继续降息,美债这波走势后续或许仍有上行空间,这意味着美债收益率还将继续走低。

  对公共卫生事件的担忧重创股市,并导致投资者转向美债寻求避险,从而令美债收益率大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周一首度跌破1%,并于周五跌破0.9%关口,最低触及0.812%,续刷历史新低。

  美联储周二降息50个基点至1-1.25%区间,这是美联穿山甲储自金融危机以来首度紧急降息,不过此举并没有让市场平静下来。在美联储降息后,美股当个交易日依然下挫。

  “在政策会议召开前降息50个基点,然后到了决议时什么也不做,这是很难做到的,”纽约BMO Capital Markets美国利率策略主管Ian Lyngen表示,“不论是好是坏,美联储可能已无意中,或者是有意地,使自己陷于在两周内再次采取行动的境地。”

  两年期美债收益率跌至0.485%,为2015年4月以来最低,当时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在0.25%-0.50%。

  根据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FedWatch工具,市场认为美联储本月会议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100%,利率期货交易商认为降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67%。

  CME数据显示,

  到12月利率来到0-0.25%的可能性为31%

  。

  悲观的经济预测陆续出炉料进一步推动资金流入债市,打压债券收益率

  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公共卫生事件严重打压市场对经济增长的看法,而经济预测才刚开始跟进。

  摩根大通以Joshua Younger为首的分析师在研究报告中表示,“下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可能是经济增长预测。”

  鉴于宏观研究仍倾向于看涨美债,并显示全球增长预期面临进一步下档风险,应当成为收益率上涨的又一阻力。

  MUFG Securities驻纽约的利率策略师John Herrmann认为经济状况恶化,因人口结构变化抑制增长、就业形势恶化且通胀仍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

  他预计美联储将在未来两次会议上再降息50个基点,至0.50%-0.75%区间,然后停下来评估降息的影响。但预计2021年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美联储可能继续降息至零,以击退经济衰退。

  最符合逻辑的做法是在衰退之前降息至零。

  这将重回2008年的局面,当时美联储降息至0-0.25%,并维持这一利率水平直至2015年末。

  为从中获益,Herrmann建议投资者持有短期利率和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合约多仓。

  美国的银行坐拥数万亿现金,可能推动美债加速迈向负收益率

  而另一个推动美债收益率走低的因素是美国的银行坐拥数万亿现金。因为当前的市场环境,除了美债,几乎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可以安放。

  据美联储数据,美国的商业银行资产有约10%,或约1.8万亿美元是现金,既未借出也未投资。

  FHN Financial首席经济学家Chris Low估计,如果公共卫生事件引发经济衰退,堆积如山的资金可能会增加一倍以上。他说,FHN看到与之交易的3000家银行和信用合作社中的许多家,“冻结在场外”,除了美国国债,它们的现金出路有限。

  Low还表示,美国政府债务的历史性强势,表明银行已经在将这笔钱投入使用。随着投资者寻求避险而买入,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四再创历史新低,首次跌破0.9%。 Low和Mischler Financial的Tony Farren表示,银行和其他投资者退出现金的额外动力,可能会在几周内将部分期限的收益率推向零。美联储将现金定义为包括库存现金,收款过程中的资金,以及在存款机构和美联储银行的余额。

  “我听说有大量现金在寻找安身之处,”投资公司DA Davidson&Co在西雅图的的固定收益交易副总裁Mary Ann Hurley说。“在曲线的某些部分,我们将很快,可能是6月或7月,真的达到零或负数,肯定有更快到达那里的可能性。”

  2年、3年行业5年期美债收益率可能最有可能滑向负值,但市场对此存在分歧

  美债收益率是否会录得负值,成为华尔街争论的焦点。资深的市场观察者,如Jack Malvey和Scott Minerd,已经预言美国国债将加入世界上14万亿美元负收益证券的阵列。

  过去几周收益率下降的速度表明,不能排除这种情况。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较1月达到的2020年峰值,已经下降了约1个百分点。市场动荡中对收益的追求,本周也将30年期国债收益率推至新低。

  在Hurley、Farren和Low看来,收益率曲线上可能最迅速滑向零的部分是2年、3年或5年期收益率。这些期限对美联储的预期特别敏感。由于交易商预计美联储更深度降息,三个期限的收益率周四都下跌至多年低位。

  美联储周二紧急降息0.5个基点,至1%-1.25%的目标区间。期货计入到年中进一步宽松将近75个基点。

  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经纪交易商Mischler的常务董事Farren表示,3年期和5年期吸引了那些需要收益率、但又不想被锁定在更长期限内的投资者。3年期收益率从未低于0.27%,而5年期的历史最低点是0.53%,2年期的最低纪录是0.14%。

  Farren说,即使没有金融危机期间出现的那种市场压力,本周收益率还是下降了。他说,如果再次出现这种动荡,可能会导致收益率迅速下降。

  “在曲线的某些部分,例如3年期和5年期,我们可能会降至零”,可能在美联储3月17-18日举行会议之前,Farren说。“看到近期的情况,我不能排除任何可能。

  不过一些华尔街大行,如贝莱德和高盛认为困扰欧洲市场的负收益率现象在美国出现的几率仍然很小。

  贝莱德的Bob Miller不排除在因卫生因素而陷入混乱的市场会发生任何事情。但这位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的基础固收业务负责人并不认为美债会很快加入全球14万亿美元负收益率债券的行列。“可能性非常低,”他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说。“这需要经济完全崩溃——经济增长明显停滞,而且要对有足够的政策支持机制丧失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