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在欧盟抗疫基金中所得过多?不 他们被欧元坑了二十年-外汇交易目标


  原标题:意大利在欧盟抗疫基金中所得过多吗?不,他们被欧元坑了整整二十年!

  欧盟各国在历经多番争吵之后,终于在上周勉强批准了一揽子疫情救助资金方案,送出了7500亿欧元的抗疫大礼包,其中5000亿欧元引现金直接发放,另外2500亿则作为担保信贷。但即使如此,欧盟一些较为富裕的成员国仍对此颇有微辞,认为意大利等欧元区重债国分到了超预期多的资金比例,是一种“不公平”的表现。

  然而,投资分析师机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和日本瑞穗银行的经济学家进行了协同研究后却发现,即使不考虑此次疫情受灾程度下外汇交易目标的应得补偿,光是评估加入欧元区二十余年来的利弊得失,就会发现,当前的补贴额度,远无法弥补意大利这么多年来的无形损失。这一点,在与情况相似的日本做对比后,就更加明显。将意大利与日本对比的原因是两国有着惊人相似的经济基本面状况,都曾面临人口老龄化困境和通缩陷阱,在长达一代人的时间内深陷于经济停滞之中,并靠着政府高额举债勉强度日。

  事实上,日本的债务规模远远超过意大利,但该国却从未遭遇过与后者类似的债务危机和强迫性财政紧缩困境,并且还坐拥着令人羡慕的低借贷成本和稳固的公共债券市场。分析师就此指出,最大原因就在于日本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立央行,并因而可以针对本国经济采取特定的行动,并积极调控政府融资成本。与之对比的状况却是,欧洲央行需要为整个欧元区负责,而欧元区整体的货币政策利益取向却经常与意大利本身的需求发生冲突。

  问题就在于,意大利空有主权国家之名,却需要与欧元区另外18个国家共享货币,从而,其货币政策无法直接服务于本国的财政需求。在这点意义上,该国就相当于一个并不拥有货币主权的欧洲地方政府,其所发行的所有政府公债,归根到底都是“外币债务”,发债定价权并不在本国财政部门手中。

  这也解释了过去数年以来,意大利政府始终在财政赤字控制问题上与欧盟相互顶撞的格局,今年,趁着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之机,该国更是堂而皇之找到了借口彻底不再履行欧盟所强压的减赤承诺。然而,在疫情高峰过去之后,新一轮财政纪律拉锯战就会很快再度打响。事实上,在本周的欧洲央行例会上,意大利国债与同期德债息差扩大的状况,就已经足以引发欧盟官员的警惕。因为一旦某国公债收益率持续走高成为“垃圾债”,那么欧洲央行在QE过程中对其进行收购的合法性就会进一步受到质疑。之前欧洲央行QE政策在德国宪法法院败诉的状况,还有可能在更多场合重演。

  因而,退出欧元区这个想法,对于意大利,包括与之同病相怜的希腊等国,一直都是个颇有吸引力的选项,然而,面对现实,所有类似国家却也必须承认,退出欧元区重启独立货币系统,却是只能想而不能做的幻梦,因为在此过程中的综合成本和系统性冲击,将是不堪承受之重。然而,这样的先例却阻吓了更多经济体加入欧元区。比如,欧盟当前仅此于德法意西的第五人口大国波兰,就在此前永久性搁置了加入欧元区的路线图。

  而对于欧元区自身而言,当前所能做的也只是小修小补,来尽可能地弥合各成员国之间的利益矛盾。但要彻底化解问题,欧元区就必须像一个真正的主权国家那样,不光有统一的货币政策,还要有共同的财政政策,今年的抗疫特别基金,就是借着“火外汇交易目标烧眉毛”的由头,在这个本来向来是禁忌的事务上迈出的一小步,但未来能否迈出更大的步子呢?或许,德国法院的判决书已经给大家先浇了一盆凉水。这同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欧元雄心勃勃被推出,本旨在与美元分庭抗礼之后已有20余年之际,当病毒不分亚欧美无差别肆虐全球时,投资者做出的交易选择仍是在危机关头抛售欧元买入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