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德启动争端解决机制 伊核协议置之死地能否后生?_西澳环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英法德启动争端解决机制 伊核协议置之死地能否后生?

  聚焦中东

  是为了拯救伊核协议?还是为了重启制裁铺路?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15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欧洲三国启动争端解决机制是对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承诺所采取的一个“稍偏强些”的回应。“总体来讲,欧洲想维护伊核协议的立场没有改变。但在触发这个机制之后,伊核协议也就被逼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

  伊核协议可能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

  在伊朗宣布全面中止履行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伊核协议)之后,1月14日,英国、法国、德国三国外长在巴黎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三国按协议第36条诉诸争端解决机制。

  三国在一份声明中说,自伊朗2019年宣布停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内容以来,英法德三国一直积极回应伊朗关切,试图说服其改变立场。但伊朗不断突破伊核协议的关键约束,正在核扩散方面造成“日益严重且不可逆转的”的潜在后果。

  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14日当天表示,已收到三国的书面通知。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当前,维护伊核协议的努力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加重要”,希望通过争端解决机制为伊核协议找到出路,通过建设性的外交对话打破僵局。

  对于欧盟的这一举动,伊朗立即表示强烈反对。当天,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在一份声明中说,伊朗将“坚决回应”任何有意破坏伊核协议的行动,但欢迎为挽救该协议所采取的“真诚的”举措。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随后称,欧洲采取了与美国一致的立场,“向美国的外交官低头了”。

  但欧洲三国表示,它们无法接受“伊朗有权减少对伊核协议相关承诺”的说法。“与它的声明相反的是,伊朗从未启动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因此,中止执行该协议的做法缺乏法理。”

  根据伊核协议的规定,在启动争端解决机制后,各方有15天的时间来解决分歧,这一期限可以在一致同意的情况下被延长。最终,这一进程可能导致“立刻恢复”(snapback)对伊制裁——根据之前通过的联合国决议,国际社会可以立即重启对伊朗的制裁。

  欧洲三国启动争端解决机制是不是要逼伊朗重新谈判?欧盟驻华大使郁白15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坚决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说,剩下的伊核问题五国(中国、俄罗斯、伊朗、英国、法国和德国)以及欧盟都同意,伊核协议是让伊朗远离核武器的“最好的”(the best possible)协议。

  郁白强调,启动争端机制的目的是让各方继续履行对伊核协议的承诺。“让各方利益诉求达到平衡,是保证协议完整性的关键。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协议就存在消亡的风险。”

  是为了拯救伊核协议?还是为了重启制裁铺路?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15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欧洲三国启动争端解决机制是对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承诺所采取的一个“稍偏强些”的回应。“总体来讲,欧洲想维护伊核协议的立场没有改变。但在触发这个机制之后,伊核协议也就被逼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

  欧洲此举引发了其他签字方的担忧。俄罗斯外交部14日表示,欧洲三国对伊核协议采取的行动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升级。“我们坚决呼吁欧洲三国不要加剧局势,并且不要采取使伊核协议前景备受质疑的步骤。尽管面临挑战,但伊核协议并未失去现实意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5日表示,中方对英、法、德启动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争端解决机制感到遗憾,认为此举无助于解决问题,也不利于缓和当前的紧张局势。“中方始终认为,伊朗减少履行全面协议事出有因。美国单方面退出全面协议,无视国际法和国际义务,对伊进行极限施压,并阻挠其他方面履约,这是伊核紧张局势的根源所在。”

  伊核协议走到生死存亡边缘

  1月5日,伊朗政府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五阶段即最后阶段,放弃伊核协议中的最后一项关键限制,即“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根据伊朗政府发布的声明,作为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的回应,伊朗的核计划将不再受到任何实际限制,包括铀浓缩水平和纯度、浓缩物质的数量和研发活动。

  俄罗斯外交部14日在声明中表示,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责任应该落在美国头上。“制定该机制时,没人想到美国会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德黑兰暂停履行伊核协议具有对等性,是对美国严重违反协议和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回应。同时,伊朗核计划仍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定期监督之下。伊朗完全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执行《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面保障协定》。”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根据伊核协议正文第7条和第12条,伊朗在15年内最多保存300公斤经过浓缩的六氟化铀,丰度最高为3.67%,不再建造重水反应堆或积累重水,多余的铀和重水应出口到国际市场。

  2018年5月,美国单方面退出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了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作为回应,伊朗自2019年5月起分阶段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伊方多次表示,这样做合情合理,根据伊核协议正文第26条和第36条,若依协议中止的制裁重启,伊朗将视为全部或部分停止履行协议承诺的理由。协议执行若有争议,将交由多边争端解决机制。

  纠纷如一直不能解决,在经历缔约各方外长讨论、三人咨询委员会商讨提出解决意见以及联合委员会审议这一意见等程序后,将被提交至联合国安理会,并可能最终导致联合国对伊朗制裁自动恢复,那就意味着协议的彻底破裂。

  李绍先指出,启动争端解决机制给解决问题保留了政治途径,可以促使欧洲和伊朗开展更多协商和对话。但客观来说,欧盟现在并没有太多筹码,让伊朗回心转意。“在当前的局面下,欧洲恐怕还是要做美国的工作。”

  李绍先指出,如果欧洲能够说服美国一定程度上放松对伊朗的制裁,那么伊朗可能就会愿意坐下来同美国就弹道导弹等问题进行谈判,双方就可能找到缓和当前紧张局势、突破伊核问题僵局的办法。

  欧洲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率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欧洲就一直在试图拯救这个岌岌可危的协议。英法德三国在声明中说,它们不仅依照协议解除了对伊朗的制裁,而且一直希望恢复与伊朗的合法贸易,为此还设立了“贸易往来支持工具”(INSTEX)机制,旨在帮助欧洲企业绕过美国的制裁与伊朗进行交易。

  但在伊朗看来,欧洲国家对伊核协议的支持始终停留在口头上,并没有让伊朗获得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伊朗外交部在声明中说,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欧洲各方“未能采取切实而实际的行动来履行其承诺”。

  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极限施压”让伊朗同意重新签署一份“更公平的”协定,以全面解决美国对伊朗的所有关切,如弹道导弹发展计划、侵犯人权以及支持恐怖主义等。但伊朗政府表示,只要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还在,就不会重新同美国谈判。

  作为美国的盟友,欧洲对伊立场却有很大不同。郁白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针对伊朗的其他问题,各方都可以提出进行谈判的要求,欧盟也就其他问题与伊朗开展了对话,“但这些问题与伊核问题是分开的”。

  在美伊紧张关系一触即发之际,英国的立场似乎突然倒向了美国。英国首相约翰逊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要走出当前伊核协议的困局,有必要满足特朗普的要求,与伊朗达成一个新的协议。“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出色的交易者,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让我们共同努力,用特朗普协议取代伊核协议。”

  英国的表态迅速得到了特朗普的认可。他在1月15日发文称,“英国首相约翰逊说,‘我们应该用特朗普协议取代伊核协议。’我同意!”

  然而,郁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他看到了约翰逊的表态,但相信约翰逊所说的协议“与伊核协议无关”,因为英国外交大臣是“完全认可”(in total alignment)伊核问题应同其他问题完全分开的观点的。

  在约翰逊发表上述言论后,英国外交大臣拉布14日表示,“迄今为止,我们依然认为,伊核协议是限制伊朗核野心的最佳协议,希望伊朗重新全面履行协议条约。”但他也表示,英国愿意与美国及其他欧洲伙伴共同努力,以达成一项更广泛的倡议,不仅能切断伊朗发展核武器之路,还能阻止伊朗在中东采取破坏稳定的活动。

  李绍先认为,在欧洲三国中,英国的态度是最偏向美国的,约翰逊的最新表态实际上就是进一步倾向美国了。“这可能最终导致伊核协议失效,这种可能性正在增大。”

  与英国不同的是,法国在伊核问题上的态度更加实际。2019年9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联合国大会期间曾经提议,如果伊朗恢复全面遵守伊核协议,将向其提供大约15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但由于需要获得美国的认可,法国的倡议当时并没有实现。但李绍先认为,“现在,仍然存在这样一种可能。”

  本月初,美伊紧张局势在骤然紧张之后已出现明显降温。3日,伊朗伊斯西澳环球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伊朗随后向美国驻伊拉克基地发射了多枚导弹,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特朗普8日表示,美国将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但也愿与伊方就共同利益合作。